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网约车平台加收“服务费” 能缓解春节打车难吗?

2020/2/7 21:38:57   来源:中新经纬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1月21日电(常涛)有网友在社交媒体上调侃:北上广的年味是从车难打、路不堵开始的。但后者令人愉悦,前者却令人头大。

  春节临近,“打车难”再度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。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,为鼓励司机接单,缓解运力紧张,今年部分网约车平台采取了加收“服务费”的措施。此举能缓解春节打车难吗?乘客又是否买单?

  路不堵了,车也难打了

  程序员王苗(化名)在北京望京某科技公司上班,最近两天她感叹,结束加班打车回家一路没有那么堵了。“平日里开车回家要40分钟左右,如果遇上堵车严重,开一个半小时也经历过,但这两天基本上都可以30分钟左右到家,路上的车明显少了。”

  路不堵固然令王苗开心,但新的烦恼是“车太难打了”。“我一般是九点下班,平时用软件叫车几乎不用等待,但最近经常是提前十几分钟叫车,到下班点都没人接单,等半小时、四十分钟也是常有的事。”王苗说。

  和王苗有同样体会的人不在少数。上海市某公司一位白领告诉中新经纬记者:“我经常下午三点左右去见客户,往日里网约车随叫随到,但最近叫车经常排队,个别时候能排10以上。”

  事实上,每年临近春节,网约车、出租车供需不平衡问题都会集中体现。高德地图与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12月份联合发布的《2019年度打车难分析报告》挖掘出了2019年最难打车的十天,基本都是节假日。其中春节最多,总共有6天。

  滴滴1月13日发布的2020年春节公开信同样预测,2020年春节打车成功率将较平日下降16%,其中1月24日-1月26日(农历除夕-正月初二)、1月31日(正月初七),将是打车最难的四天。

  高德地图大数据分析师认为,节假日出行需求集中,人流多、道路又拥堵,加上部分网约车司机选择节假日休息,导致供不应求,造成了打车难。

  多平台加收“春节服务费”

 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,近日多家网约车平台宣布加收“春节服务费”,试图通过补贴带动司机的积极性,缓解“人多车少、供不应求”的局面。

  滴滴出行在上述公开信中表示,1月21日-2月3日(农历廿七至大年初十)期间,根据城市供需预测情况,乘客在呼叫快车(含拼车)、优享、优步、专车时,需额外支付春节司机服务费,每单最低1元、最高9元。

  滴滴代驾也将根据城市收取6.6元、8元、8.8元和9.9元不等的春节司机服务费。滴滴同时强调,春节司机服务费全部给到司机,平台分文不取。

  此外,在日常司机奖励的基础上,滴滴还于1月17日至2月8日向全国280余城市的司机发放“吉祥”红包、全天或高峰期奖励等多种奖励。

  另一家出行公司首汽约车1月15日也表示,1月19日-2月3日期间,乘客使用即时用车、预约用车、接送机、周边游、无障碍车、豪华车、多日接送等服务产品,需要给司机师傅支付“司机过节费”,过节费将全额给到司机本人,首汽约车平台分文不取。

  首汽约车根据乘客乘车日期、所在城市地区不同,“司机过节费”的实际收取费用将有所不同,整体在1.8元至8.8元之间浮动。而拼车、网约巴士、出租车、国际业务、深港通/粤澳通、城际拼车及城际包车等服务类型则不收取过节费。

  此外,还有平台试图通过类似加收“春节服务费”的方式缓解网约车供需情况,但却没有收到理想效果。

  近日,美团打车因上线“出租车感谢费”而被上海市消保委约谈,随后美团打车紧急下线了该模块。

  美团打车方面回应中新经纬客户端称,美团打车在上海上线“出租车感谢费”,初衷原本是考虑到春节期间供需紧张,为鼓励司机坚持服务,乘客可以自由选择是否给司机感谢费。

  不过,上海市消保委认为“出租车感谢费”实则为出租车加价功能,加价功能是网约车平台利用信息不对称性优势,通过所谓的“价高者得”喊价模式干扰市场正常秩序的行为,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公平交易权。

  中新经纬记者注意到,不只是网约车,近日,包括杭州、珠海等十多个城市推出春节期间上涨出租车费用的方案,以明码涨价的方式激励司机。以杭州为例,增加春节补贴费后,每车次在计价器显示基础上另外加收10元。调整后,春节期间在杭州打出租车起步价要23元。

  缓解打车难,加钱管用吗?

  对于网约车平台加收“春节服务费”,网友态度不一。有网友表示:“只要平台不截流,我是愿意出的,选项里最高才9块,并不多,毕竟司机放弃了节假日家人团聚。”“我觉得费用合理就行,春节司机师傅也辛苦,服务费全给司机值得。”

  不过也有网友表示:“即使网约车平台把服务费全给司机,也不能道德绑架乘客。平台的如意算盘是用乘客的钱来激励司机,自己那部分抽成照拿不误,哪有这样的好事?”

  国家发展改革委综合运输研究所城市交通中心主任程世东说:“又想便宜,又想打得到车,这样的想法在春节期间不现实。”

  程世东分析,春节期间,可能有相当一部分的司机师傅要休息,运力就会不足,但游客、人们走亲访友导致对打车的需求却增加,有必要通过加收“过节费”方式来调节供需失衡,“其他岗位过节加班还有三倍工资呢,司机加收过节费也情有可原。”

  不过,根据1月1日实施的交通部、国家发改委《关于深化道路运输价格改革的意见》,网约车平台公司调整定价机制或者动态加价机制,应至少提前7日向社会公布。

  有不愿具名的出行平台内部人士对中新经纬记者表示,事实上,网约车、出租车司机对“红包”“服务费”等补贴较为敏感。“师傅们挣的都是辛苦钱,付出同样的体力精力能多挣钱,对他们而言还是很有吸引力的。”上述人士说。

  一位网约车司机也表示:“春节期间,接单几乎不停。时常这一单还没结束,下一单就派来了,单补贴几块不算多,但拉的活多了确实能多挣不少。”(中新经纬APP)

 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。

    责任编辑:王丽

相关阅读